6亿缉私大案之后 华强北“变天”了

  • A+
所属分类:亚洲篮球

原创:刘婷 涂梦莹

来源:猛犸PLUS(ID:MENGMASHENDU)

深圳寒潮来袭,1月7日晚的华强北依旧热闹。

华强北明通化妆品市场侧门外成为临时卸货地,有人肩扛货物,有人骑着电动车来回穿梭拉运,也有人拉着手推车一路小跑。门外的货车随时候命,货到即发,货满即走。时代周报记者在现场注意到,晚上11时17分至11时37分的20分钟内,先后有31人参与卸货。

“能拉多少就拉多少出去,再不发就走不了。”一名美妆商贩一边大声催促着同伴加快搬运速度,一边忙着货。

十天过后,6亿走私大案引发的余震还未平息。

2020年12月28日,海关缉私部门和当地警方联合对涉嫌通过跨境电商平台走私的团伙开展了集中打击行动,华强北明通化妆品市场中的CC美妆是这次查缉行动的重点。缉私民警还对曼哈美妆交易中心等商场的多个涉嫌走私店铺进行了查缉。经查,犯罪团伙涉嫌走私货物价值超6亿元。

2021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公安等部门联手对华强北化妆品档口走私和售假等行为展开大检查,明通化妆品市场、曼哈美妆交易中心等多个大型化妆品市场即日起便处于歇业整顿状态。 华强北夜间“鬼市”也难觅美妆商贩身影。

1月7日,时代周报记者走访明通化妆品市场、曼哈美妆交易中心内时发现,商场内仅有极少数商铺开店。“现在才月初,这次检查可能要持续到月底。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门,(货)都要压烂了。”一名美妆店主向时代周报记者抱怨道。

当天晚间,时代周报记者走访华强北发现,多家美妆商家已紧急撤货,待风波过后再择时回归。激增的搬货需求,让华强北一夜之间进入用车慌。一名货车司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从1月6日晚连续运货到凌晨5点,“附近的货车已经不够用了”,凌晨后运费增加15%也依然得到商家认可。

1月7日,明通化妆品市场部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1月1日,《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下称《条例》)正式实施。《条例》进一步规范化妆品生产经营活动,加强化妆品监督管理,对化妆品标签标注内容、化妆品功效等作出了明确规定。目前,明通化妆品市场的商家已在按《条例》要求整改,待商品符合规定便会重新开店。

“鬼市”美妆档口仅剩一家

“突然要把货都搬出去,我们一时间也没想好要放在哪儿去。总之得先撤,零散找地方放货。”1月7日晚,明通化妆品市场的一家美妆店主嘱咐身边同伴,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找车、找人、找地,“能发走一车是一车。”

华强北美妆市场何时重启,没人能给出确切答案。距离明通化妆品市场1公里的华强北“鬼市”,现在也仅有一家美妆商贩现身摆摊。

“鬼市”地点位于深圳福田区爱华路23号爱华市场楼门口,是公认的低价市场,因晚间营业得名“鬼市”。“鬼市”晚上10点后开始,至凌晨约3点结束,凌晨1点半时人流最为密集。

这次缉私行动前,低价美妆产品是“鬼市”的主要“卖点”。多名商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流动商贩拿着成箱的美妆产品在街边售卖,其中不乏兰蔻粉水、科颜氏面霜、雅诗兰黛小棕瓶、阿玛尼口红等国际知名美妆产品。

官方售价435元的兰蔻粉水,此前在“鬼市”仅卖50元。华强北美妆产品不仅品类齐全,对比官方价格仍要低出不少。1月7日,一名美妆商家向时代周报记者出示的报价表显示,销售火爆的330ml装SK-II神仙水、50ml装娇韵诗双萃精华的售价分别为1120元、560元。而在天猫官方旗舰店,上述两款产品的售价分别为2150元和960元。

“因汇率浮动,我们一天只发一次报价,有调整不另行通知,以实际下单价格为准。如果需要无痕(根据交易需要,可将发货地址修改为国内任何省市)代发,每件也只需加5-10元的人工和包装费。”上述商家称。

时代周报记者探访的当晚,“鬼市”仅存的这家美妆商贩也只有2款美妆产品对外出售,其余产品以药品为主。“最近,我们都不便对外展示美妆产品。如果有需求,可以加微信订货。”这名商贩说。一名手机商贩也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整治后,美妆产品就基本没有在市场上出现。

商家欲转让美妆店铺

“华强北是一个赌性很强的地方。在这开店的人,10个只有3个赚钱,3个持平,其它都亏本。”1月8日,美妆产品供货商许盛(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已向华强北美妆市场供货3年,习惯了华强北的大起大落。

“如果要到华强北开店,一定先找一间店打工,摸清楚来龙去脉,否则怎么亏的都不知道。”许盛说。

华强北经营电子产品10年的张雯(化名)对此亦深有同感。她对华强北美妆市场的变化并不惊讶,“华强北一天就能‘变天’,能一下子起来,也能一瞬间跌落”。

张雯回忆道,2019年初,明通化妆品市场刚刚起步,入场费只需要5万至10万元不等。随着市场持续红火,入场费也水涨船高。

2020年,因疫情突袭,香港货源受到影响,华强北迅速成为国内美妆市场的重要供货地。2020年年中,明通化妆品市场的入场费已涨至100万元。“明通的商铺已经租完了,现在只能通过变更商铺与深圳明通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的租赁关系完成店铺转让。缉私之后,我想入场费会有大幅下调,但三五十万元还是要的。”张雯预计。

明通化妆品市场是华强北的转型标杆。2017年以前,“明通数码城”是华强北最大的电子市场之一,2017年3月开始进军美妆业,带动华强北数码城转型热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间,华强北美妆相关企业的注册量从1634家增加至4187家,三年累计增幅156%。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华强北美妆企业注册数较2019年增加了52%。

缉私行动对市场的影响还在发酵。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近日,华强北另一大美妆集散市场远望已有商家在转让美妆店铺,当记者以租客身份了解华强北美妆店租金行情时,多名中介人士表示,明通、曼哈等美妆市场均是商家直租,中介渠道无法租到商铺,且近期正处严打期,建议再等等。“过段时间或有更多店家转让,价格可能有惊喜。”一名中介人士表示。

1月8日,IP Global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缉私行动暴露了华强北美妆市场货源不规范问题。“短期内,华强北美妆市场的供求关系与交易将受到影响。但长期来看,这将有助于规范华强北货源渠道,有利于行业健康和可持续发展。”柏文喜说。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