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爱宠可以克隆

  • A+
所属分类:即时比分

原标题:假如爱宠可以克隆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陈月芹 

生命是有价的。

2020年底,林睿用年薪的三分之一,25万元,复活了陪伴他4年的爱猫小黄,克隆体小黄2.0复刻了一模一样的花色,连脾气、睡觉姿势都如出一辙。

为其提供克隆服务的,正是国内首家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商业化宠物克隆机构——北京希诺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希诺谷”)。

在希诺谷的产品价格表里,动物克隆费用明码标价,因品种、体型大小而异。例如,克隆猫统一市场价为25万元一只,克隆犬则分为A-E类,价格最低的小型犬如迷你贵宾、博美22万元/只,哈士奇30万元/只,藏獒、阿拉斯加等大型犬则需45万元/只。克隆兔38万元/只,而马最贵,需58万元/只。

对于克隆技术,世界公认的“红线”是:不能在人类身上使用基因编辑和克隆,但对于动物则没有明文规定。近年来,宠物克隆逐步走出实验室,走向商业化,走进人类的生活。

并且随着技术的进步,克隆所需费用和时间均在明显减少,客户甚至只需要打开淘宝即可下单。资本也同样注意到,中国宠物经济蓬勃发展下克隆技术的前景。

经济观察报获悉,希诺谷将于五一前后获得第4轮融资。据此计算,自2017年以来,希诺谷已获得共1亿元的资金支持。

花费20万-30万元,换回爱宠重新“活”一次的机会,值得吗?这样的价值天平因人而异。动物克隆更被称为化身“上帝”的生意,其背后的伦理问题、监管空白问题依然容易引起人们的担忧。

复刻生命

与其说克隆小猫的出现填补了主人林睿的生活,不如说它给了林睿一个力所能及的弥补机会。

4年前,林睿收养了一只2岁多的流浪猫小黄,它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中华田园猫,尽管收养后林睿给了它稳定的生活,但因为此前长期生活条件恶劣,小黄伤病不少,时不时得往医院跑。到了2020年底,小黄因患脂肪肝突然离世。

悲恸的林睿一通电话联系了希诺谷,并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将小黄的尸体放进冰箱保鲜层。第二天,希诺谷派人上门,取走了小黄大腿内侧一小块皮肤组织。2个月后,希诺谷传来消息,小黄的体细胞建系成功。

到了2020年圣诞节,林睿从昌平科技园接到了爱猫小黄的克隆体——已出生20余天的“小黄2.0”,连带着也领养了代孕妈妈加菲猫小灰。“小黄2.0”和小黄的毛色几乎一模一样——通身白色,头顶有个橘色月牙形印记,尾巴橘白相间。此外,性格也十分相似,不粘人,有生人到访便躲进沙发底。

更让林睿意外的是,两只小黄的睡觉姿势出奇一致,都喜欢把自己盘成一个圈,黄白相间的尾巴画出一个半圆。“(两只猫)太像了,就好像小黄还健在,而且以一个更健康的身体继续陪着我。”

花费25万元去克隆一只中华田园猫,而且克隆体没有记忆,很多人会权衡值不值得的问题。林睿坦言,这笔费用,约是年薪的三分之一,“相当于买一辆车的钱。但在买车和克隆小黄之间,我选择猫。”

收养小黄之后,林睿常自责没能更早遇到小黄,它在流浪的两年时间里患上了呼吸道感染、脂肪肝等大小病痛。小黄2.0来了之后,林睿倍加珍惜,带它定期体检,还直言小黄2.0是家里的“小公主”,即使把沙发抓出了流苏状也不会被责备。

自1996年第一只克隆羊“多莉”诞生至今,已经有数十种哺乳动物被成功克隆,如猪、牛、羊等。而由于犬类生理结构差异,克隆难度较大,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全球仅韩国、美国和中国掌握了犬类克隆技术,韩国秀岩生命工学研究院(SooamBiotech)曾是全球唯一掌握犬类克隆技术的机构。

2005年,韩国克隆专家黄禹锡及其团队,利用阿富汗猎犬“泰”的体细胞,克隆出了世界上第一只克隆犬“史努比”。2017年前后,美国的Via-GenPets和中国的希诺谷相继成功克隆出狗。

希诺谷董事长米继东向经济观察报介绍,中美韩三家公司所用的技术,均是“体细胞核移植”,即1996年克隆多莉的方法——先从欲克隆的哺乳动物身上取任何一处皮肤组织,约指甲盖大小,深度在真皮层下2毫米,从中提取出体细胞,建立体细胞系;第二步,从一只动物身上提取卵子,移除其卵母细胞核;再通过注射或点击融合的方式,将前述体细胞注入到该卵子之中,继而把发育成的克隆胚胎植入代孕动物的子宫中。

从实验室到商用

2016年,中国生物技术公司博雅控股集团联合韩国秀岩,在天津成立“博雅秀岩”,由此拉开了中国犬类商业化克隆序幕。公开资料显示,韩国秀岩在全球范围内已提供超过1400只克隆犬,在中国拥有天津实验室和威海犬类繁育基地。

2015年,经过一番市场调研,米继东坚定未来中国的宠物经济有一定前景,便决定组建团队,成立一家自主研发宠物克隆技术的公司,“要把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上”。

早期,米继东的初创团队仅6人,由于经费不足,只能借用中国农业大学的实验室进行研发。2017年初,该公司正式入驻昌平科技园。2017年5月28日,我国首例克隆犬龙龙出生在希诺谷实验室。龙龙的诞生给了团队莫大的鼓励,随后希诺谷获得了清华启迪科技服务集团的A轮融资。同年8月,希诺谷正式启动商业化项目,面向C端客户克隆宠物犬。

犬类的克隆难度远高于猫类动物,这也是二者价格相差十余万元的原因。

难在犬的取卵环节上。米继东解释,一是犬只能自然发情,一年两次,无法像猫一样通过激素干预发情排卵。而猫每21天即可发情排卵。

二是与其他被克隆的哺乳动物相比,犬的生殖系统比较特殊,“它排出的卵是生卵,不具备受精条件,而且卵只能在输卵管内成熟,不能体外成熟。”卵从成熟到老化只有几个小时的窗口期,因此需要精准把握卵细胞成熟时间,且体外培养条件较敏感,去核难度也较大。

第三,犬的生理结构也加大了手术难度,主要是因为犬的卵巢不直接暴露,而是被卵巢囊包裹,而且犬的输卵管是缠绕在卵巢表面的,使得冲卵和胚胎移植过程难度更大。

中国农业大学临床兽医系副教授钟友刚补充,犬的输卵管还被脂肪包围,很难看到内部的卵子成熟状态,此外,做新的克隆胚胎需要电化学激活,电压该用多少千伏,都得实验。“每一个环节都摸索了很长时间”。

取出卵细胞后,还要尽快进行去核操作。因为卵细胞在体外非常敏感,对温度适应能力很差,容易死亡。

取卵、核移植、克隆胚胎发育、克隆胚胎移植,再到代孕犬妊娠。一步步顺利的话,约60天妊娠期后,体细胞克隆狗便可出生。至此,技术部分完成,新克隆狗的生命才刚刚开始。

米继东的团队给每只实验犬做了编号,第一只成功的克隆犬龙龙即为217号。

回想起龙龙出生的那个下午,米继东和赵建平依然能回忆起那种喜出望外的心情。2017年5月26日,公司邀请了中国农业大学的教授和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教授赖良学等专家进行技术研讨,数名兽医专家检查代孕犬的胎心,发现代孕犬的预产期可能就在当天。“龙龙出生那一刻,许多专家在会议室看产房的视频直播,过一会,实验室里传来‘生了生了’的喜讯,大家好像喜得一个孩子一样高兴。”赵建平回忆。到了龙龙出生,希诺谷起初的初创资金已花去700万元,“如果失败了,团队只能停下来评估技术风险问题,要么放弃,要么想办法继续投钱。实在投不动了,那就想办法融资。”

龙龙之后,2019年7月,希诺谷的实验室里诞生了中国第一只克隆猫“大蒜”。

3月1日,希诺谷推出宠物克隆团购活动,限30名。克隆一只猫的费用从原价25万元降至10.8万元,原价38万元的中大型犬降至23.8万元。

米继东直言,此举是通过优惠力度,让更多人了解到宠物克隆技术。上述价格虽不至于让订单亏本,但利润也十分微薄,且团购要求克隆宠物延期到次年交付,这才算得过来账。

警犬订单

尽管希诺谷通过技术进步,不断提高克隆成功率,但克隆服务仍无法通过量产降低成本。

C端客户多是宠物主。“同时给我五只不一样的宠物,对应地克隆出另外五只,这样的提量并不能降本,因为每只宠物的独特性很强,体细胞建系、取卵、核移植等每一个环节都不能省。”米继东表示,“多对多”克隆的人力成本、耗材成本、实验难度不会降低,只有“一对多”的订单,才有可能优化成本。

警犬克隆便是“一对多”的模式。

由于警用工作犬的特殊性,繁殖会影响警犬的注意力,因此正在服役的警犬,是不允许进行繁殖的。为了实现优良个体的快速复制,提升优良警犬的繁育效率,2013年6月,公安部昆明警犬基地向公安部提出了一个重点研究计划项目——“功勋昆明犬的克隆”计划。

近5年时间里,警犬克隆屡屡碰壁。到了2018年,公安部昆明警犬基地牵头,云南农业大学和希诺谷生物公司展开合作。2018年12月,中国第一只克隆警犬“昆勋”诞生,经第三方鉴定,“昆勋”的DNA与供体犬“化煌马”有99.9%以上相似度。

经过9个月训练,2019年8月22日,“昆勋”顺利通过考核并正式入警,而过去培养一条合格警犬需要3-4年时间。

“昆勋”的买家秀打动了北京市公安局。2019年6月,按照希诺谷和北京市公安局达成的合作计划,先由希诺谷免费克隆2只警犬,检验其性能是否改变;此外,希诺谷联合北京公安系统,建立一个全国优质警犬体细胞库,未来有望通过基因编辑培育出更好的警犬品种,“这是个一揽子协议”。

2020年初,这一批警犬克隆出6只,全部免费交付给北京市公安局。赵建平透露,北京警犬基地每半年会对警犬进行体能测试,在这6只预备役克隆警犬3个月大时,已经能完成半岁警犬的训练项目,考核全部达标。

赵建平表示,目前希诺谷主要做的是宠物犬克隆,但未来,工作犬克隆将是希诺谷加码突破的另一个主要市场。“警犬的应用场景决定了它更能实现批量克隆,比如取优良警犬的皮肤组织,便能几十、上百、上千地量产。”

中国工作犬管理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中国的警犬缺口约2万只,其中有1万只需要通过国外采购或民犬警用来解决。一般繁育出警犬后,还要进行筛选、训练,能投入警用的工作犬数量是偏低的。

克隆的下一步

米继东透露,开启宠物克隆商业化的4年来,希诺谷已累计克隆200只-300只动物,团队也从6人扩展到接近100人。科研团队主要从中国农业大学、中科院、药科大学等高校中筛选动物科学、动物医学、生物技术等专业的人才。

但由于国内对宠物克隆技术的认知不足、技术水平提高但未能明显降低成本等,希诺谷仍未实现盈亏平衡,每年约亏损1000万元。

经济观察报获悉,五一前后,希诺谷将获得北京新航城基金等机构一笔数千万元的融资,这已是希诺谷获得的第4轮融资。此前2017年-2020年,清华启迪科服、建银国际医疗成长基金提供了A、B轮融资;2020年6月,希诺谷完成B1轮融资,由顺祺基金领投、希诺恒通跟投。4轮融资共获得近亿元资金支持。

作为第一轮领投的资方,清华启迪科服副总裁何焕荣向经济观察报表示,自己长期从事生物医药领域企业的投资,例如新药研发、诊断试剂、医疗器械等。“我们愿意投一些生物科技方面的公司,时间长一点没关系。”何焕荣看重的是技术背后中国的宠物克隆需求,“小动物的基因编辑,乃至克隆猫在全球均有落地案例,但大型动物的基因编辑、犬类克隆,他们还是比较领先的。”

根据何焕荣团队制作的模型,希诺谷预计在年收入达到3000万元后能实现正向盈利。

多年来,克隆技术背后的伦理争议性不断。一位动物保护人士说出了几点担忧:一方面,实验犬、猫作为卵细胞的供体,冲卵技术是否对其产生创伤;其次,代孕的母体可能会被注射激素,促使其发情;三是目前全球统一要求用比格犬作为实验犬,但猫类的代孕品种则没有规定。长期接受代孕的母体动物长期被限制生活环境,产下克隆体之后何去何存,目前仍没有相应地规范。

该动物保护人士呼吁拒绝宠物代孕:“明星代孕弃养引起轩然大波。接受代孕的妈妈可能还存在非强迫性的,但宠物的代孕妈妈都没有选择的权利。”

对克隆技术的伦理争议,何焕荣对公众的质疑和担心表示理解,“总体上(这些舆论)没有超出团队投资前的预期”。他解释,上世纪90年代克隆羊“多莉”诞生后,克隆的目标族群逐步扩散到猪、牛甚至是灵长类动物,“技术一直在进步”。

另一种担忧是克隆体的毛色、性格与本体存在差异。米继东解释,克隆动物的DNA序列完全一致,但是DNA上还有很多修饰,是不能完全复制的。在已克隆的200多例订单中,纯色宠物的相似率更高。部分宠物的花色与本体不同,但许多宠物主有较强的同理心,大部分都能接受。

克隆宠物寿命更短,可能存在健康问题,或是无法繁殖后代?对于上述疑惑,米继东补充,2006年黄禹锡团队研发出的全球第一只克隆狗,活到了12岁,和普通狗寿命相近。“其实克隆体和本体的先天身体素质无异。希诺谷克隆出的猫狗案例均表明,其健康状况、寿命和生殖能力不受影响。”

《2020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城镇宠物犬猫数量突破1亿只大关,消费市场规模也达到2065亿元。宠物市场日益壮大,作为多年临床兽医从业者,钟友刚提醒,目前宠物市场仍缺乏相应的监管,如主人从猫舍买到携带遗传病的动物,由于本身品种缺陷,医学技术无法治愈,这对主人而言是一种损失。此外,国内还没有动物商业克隆的相关行业规范标准。

有声音将基因编辑、宠物克隆比喻成“上帝的生意”,认为可能会打乱物竞天择的生态平衡。

(应受访者要求,林睿为化名)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